口罩的前女友

一个只会默默视奸别人的小透明

【叶莫】一纸信笺

《一纸信笺》 CP:叶莫

简陋的小屋,单调的格局,莫凡独自一人坐在电脑面前,披着单薄的外套,面无表情的打开荣耀官方的论坛随意地浏览着。随随便便地翻了会儿,见没什么好玩的帖子就关掉了网页。

今年H市的冬天来的虽然晚了些,但入冬也已经有2个月了,屋内湿冷的空气让他不由得又把自己的外套裹紧了几分。他抿了一口刚沏好不久的红茶,醇厚的香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那种热流顺着喉咙直接流到心底的温暖的感觉让他不由得发出了“活着真好”的感叹。

其实他本来对红茶这种逼格略为高尚的东西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只是恰巧两年前H市的亲戚在这边开了个咖啡厅,叫迟迟找不到工作的他去帮忙打个下手。待遇虽然不高,但莫凡却也很知足了,这或许和他当年在网游里拾荒也有不小的关系吧。

真是一个无聊的周末啊,突然有点怀念起上班的感觉来了。

他想起这么一句话——
“北方都是外边太冷了,进屋暖暖。南方都是屋里太冷了,出去晒晒太阳。”

于是他换上了一件厚一些的外套打算出门到街上随便转转。

外面飘着小小的雪花。地面上积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雪,太阳照在上面反着有点刺眼的光。

莫凡打退役起就一直呆在这里再也没有回过老家。渐渐的也习惯了季节分配的比较均匀的H市,不过偶尔也会惦记起老家的暖冬。

为什么不回去呢?

当家人打电话向他提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都淡淡的答着“不知道。”紧接着电话那头传来淡淡的叹息声总会让他的心有些许颤抖。

其实他并不是不晓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他不愿意提及,或许说他只是执拗的不愿意承认那个十年前不知怎么就走进自己心底的模糊不清的身影而已。模糊不清的就放在心底,不想触碰,也不愿意再触碰。

街道上有一家新开的文具店,清新的装修风格让他忍不住驻足。他走了进去,依稀还记得上一次走进这种地方大概是在中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是买一支笔还是一个记事本呢?他已经记不清了。

他看到了摆放在货架上的信纸,鬼使神差的就买了回去。

&&&

莫凡活了三十几年从未对人说过一句情话,也根本不知道情话是什么,到底应该怎么说才好。但当他正对着夕阳,一坐在这屋子里本来他觉得多余的从未用过的写字台前,万般思绪都蜂拥而出。

他想到了十年前的夏天,他出道的第一个夏天,第十赛季由叶修带领的兴欣夺冠的那个夏天。

叶修。

这个许久没有提起过、已经逐渐被人淡忘了的、尘封在他内心深处多年的名字又再一次涌入他的脑海里。

这么多年了,原来他终久还是没有办法释怀。

不得不承认,他喜欢叶修的这个事实。

大概是从夺冠后的第四天,叶修退役的那一刻起,莫凡突然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突然发现,原来那个人的离开会让自己万般想念。而那种想念的感觉,像是有一千只蚂蚁在啃噬着心脏,不觉得疼和痛,只觉得麻木不仁。

抓不住你的手,所以也不想说上一句无足轻重的别走。

他想起了那一年在网游里第一次和叶修的相遇。他如同往常一样在几大公会的混战中拾荒捡便宜,逃跑的途中被叶修纠缠,最后导致他和叶修一起被几大公会联合起来追杀的局面。他觉得叶修简直是个疯子,而最悲催的是自己却也被逼得不得不陪他一起疯。

再后来,对职业圈漠不关心的他,因为叶修的穷追不舍无奈加入了兴欣,从此走上了一名电竞选手的道路。但也正是因为叶修的穷追不舍,才让他有了站在领奖台上的荣耀。

是的,他的荣耀,是叶修给的。他一直这样认为。

这一刻,他感到久违的颓废。
他终于知道,原来错过了一时,就是一生。

“总觉得喜欢是件很难说出口的事情,明明看到你的时候就会心跳加快,可还是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去面对。只敢在你的视线外望着你,只敢在不经意间提起你。”

他在他的信中流畅的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他不知道叶修现在住在哪里,也不知道这纸信笺的意义所在。但他还是固执的去执笔,固执的一如他十年前的样子。

“信太短,想写给你的爱太长。”

&&&

大概是时候离开这个不属于自己的H市了吧,稍稍有些想家了。

说做就做,莫凡当机立断的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向房东退了房子,向亲戚辞退了咖啡厅的工作,买了车票,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了开往K市的火车。

一切都结束了。

他心里默念道。

这段不始而终的暗恋,大概也会像他那晚写的一纸信笺,最终随着时间推移而枯黄到枯萎。

-END-

ps:第一次写全职的同人文,有不好的地方或者是什么BUG欢迎指正。以及有段话是在网上看到抄下来的,你们也应该看得出来是哪句……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请私信我我会删掉那部分。真的是小学生文笔,文风也特别的怪,感谢能看到最后的你:)